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ire

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同归于寂,你来看此花,花一时明亮起来 王阳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诗经》选译跋  

2014-11-05 07:44:19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这本小书(将被我印成一本100页左右的书)终于完成了。前后约花了我两个月时间,由原先的跃跃欲试,到后来的词斟句酌;由开初的趁兴而为到以后的沉迷其中。如果说,我先前对诗经的了解还是肤浅的,那么,经过近两个月的接触,我就有了一点深入骨髓的味道。

 

我最初与诗经照面,大约在上初中时,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试卷上的一题:诗经分风、雅、颂三部分。后来知道有国风,有小雅、大雅。但我一直无缘阅读到它,——除了有名的那句: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一个文学爱好者,不可避免与中国古代文学打交道,四书和五经则是其中一道坎子。我对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有点兴趣,里面的警句格言比如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,智者动,仁者静,智者乐,仁者寿”, “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”,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”,“人有不为也,而后可以有为”,“观于海者难为水”,“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”等等,历久而常新,极具魅力。这些警句格言同时让我认识到了古人伟大的智慧。

 

我对周易也有点兴趣,特别是象,“乾三连,坤三断”,很是好玩,爻辞则古奥难明。后来我买诗经看。朱熹所注诗经不易懂,但只要有耐心,勤于翻看词典,你也能大致理解。这两年,我买了《先秦诗选》,版本和注释就好懂多了,还买了面向大众的《诗经译注》。为了消遣有时也上网来看看诗经,一件事物,你浸润久了,一定会觉得容易理解了。我发现人们对诗经的理解是有差异的,有时候差异还很大,有点像鲁迅先生说《红楼梦》:“单是命意,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:经学家看见《易》,道学家看见淫,才子看见缠绵,革命家看见排满,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。”

 

说到自己,我喜欢国风,小雅里的一些作品也喜欢,主要是因为文字叫直接浅显,容易明白,有时就是大白话,比如《相鼠》、《木瓜》、《采葛》、《无衣》等。还有一些则极耐看,韵味十足。比如《黍离》、《风雨》、《蒹葭》、《东山》等。大雅和颂一则兴趣不浓,二则其文字多古奥难懂,有点敬而远之了,可见我这本小书是“不登大雅之堂”的。另有一些长而重要的作品也没有译出来,比如《七月》。

 

我虽然写一点诗,但不译诗,唯一的例外是在师范学英语。讲到彭斯的《A red red rose》,觉得太好,就试着译成汉语,还当宝贝夹在书里,存放了好长时间。译诗和写诗是不同的:写诗常心中先有句子,主旨也随句子的出现而渐现。译诗则主旨在,而句子需要寻找。好在大众版的《诗经译注》给了我帮助,译诗和写诗也有相同点:两者都需要韵律和节奏,需要修改。

 

诗经表现了两千多年前人们社会活动的许多方面,像一幅风俗画,对于我们了解先民的生活提供了鲜活的例子。诚如我前面所讲到的,由于年代久远,人们对文字的含义有争议,对诗经中一些篇章所表达的主旨有不同看法,这本书中的观点是我的或是我认可的,诗的节奏和韵律同样如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