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ire

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同归于寂,你来看此花,花一时明亮起来 王阳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仓村  

2016-01-07 08:22:19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 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(一面是老街,一面是西仓河)

 鸿声有个西仓村。像许多无锡的古村落,葛埭村、黄土塘、严家桥、大坊桥一样,西仓村的商业活动主要在街市进行,街市就躺在西仓河边,宽长的西仓河成为周边村落居民来这里购物的重要交通。理发店、日用品店、茶室、棉布店、烟酒店、铁器铺、馄饨摊、豆腐担……排列在一条一百多米长的石板路两边,这里人来人往,遇到节日庙会,就成为西仓村最热闹的地方。流通的货物都由歇脚在西仓河边吊脚楼下的木船运进输出。

 

“三十年前这条老街人气很旺。”我坐在临近老街的一户人家门边长凳上,当我问起老街原先情况时,女主人,一个60岁左右的老人对我说。

 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老街上的房子出租给了外来人)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外来住户的交通工具)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早先留下的匾牌,当是文化革命时期的)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老街上的木排门)

天气很好,天空蓝蓝的,风柔和地吹着。房前就是西仓河,河边有人垂钓,午后的西仓村显得很安静,温暖的阳光照进屋子,她女儿,一个三十不到女子,正在门边折锡箔纸,她折得熟练,一点不像生手,——现在年轻女人能折锡箔的仿佛多起来了,“银元宝”在纸箱里一点点往上堆积。老人坐在小木凳上洗衣服,一件褐色棉衣被一双手揉搓着,刷着。那木盆很大,直径有六十公分。

 

“现在老街衰败了,都租给外来人啦?”

“是啊,年轻人能走的都往镇上去了,老房子就租给别人。”

“你们何不也搬走?”

“外面蹲不惯,还是这里好,进出多方便,自由自在,你看这太阳,一天晒到晚。”

“西仓村的老街看上起不是很大,但西仓村倒是很有名!”

“是啊,这里原先有大族,姓蔡,不姓蔡的都是外来的!”

 

女主人家三进房,客厅是水泥地面,家中什物收拾得干干净净。朝南墙上是一幅中堂:一副山水对子;八仙桌上,罩着吃饭剩下的菜肴;靠墙放着一张条櫈,——条櫈乃农村常用物,有二米多长,七、八十公分宽,小杂物就放在条櫈上;左右两边墙上挂着两只大竹匾,人们用竹匾来晒家里的各种东西,可以是衣被,也可以是面条、米粉等食品。往里走就是卧室所在地,走廊一边是一个小的天井,有门可以通往西面。卧室后面是厨房,厨房用瓷砖装修,显得白净,一副两眼灶说明主人的饮食生活一仍其旧,保持着延续了几十年的习惯。

 

我觉得这个人家该有点故事。

“你家有两只大匾啊!”

“这算什么,还有很多呢。”

“我看,你这房子的桁条蛮粗的。”

“这算什么!你要看了西面屋上的,还要惊奇呢。比这粗多了。”

“哦?”

 

“前一段时间,有几拨人下来看了,拍了照,说要好好保护,房子是明代的。”

“明代的?……上面有拨款吗?”

“哪里。我也懒得领他们看。”

 

老人洗好衣服,从里屋拿了钥匙,对我说:“我领你去看看。”

走出屋门,西面隔壁是一幢破旧的房子,房子缩进很多。跨上宽阔石条,——我疑心原先是门槛,前面是个廊屋,我猜想该是年久失修造成的。两边的墙都是实彻的青砖,——那种约二十公分长,两公分厚,很早以前烧制的砖块。顶端中间的木门业已破旧,不能合缝的样子,老人打开门锁,眼前显出一个三开间的庭院,很宽敞。庭院里一枝桃花,高二米许,枝杈很多,看上去疏落有致,也许被修剪过,枝上叶子早已掉光,想象春光明媚时,桃花烂漫,定叫人欣喜不已;还有一枝腊梅,花叶并存,正当盛开,淡淡的香气隐然伴在身边;墙角边另有一棵松柏,枝叶青青,高高耸立。庭院里一边成了菜畦,中间过道上散散落落是一些树枝,可以看出,平时老人就在这里劈柴,种养蔬菜,当是老人日常工作场所。

 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破旧的木门里就是一个庭院)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右厢房的木格窗)

“这里是落地窗。”老人指指中间敞开的一部分。

落地窗已然不存,就像前面进来时一样,是个廊屋的样子。两边厢房都是方格花窗,虽有损坏但样子清晰。屋顶有瓦花,屋檐有瓦当,瓦当是‘心’型的,旧而完好,上面有‘福’‘禄’‘寿’等字,——这种东西我第一次听说,猜想当是定做的。跨过落地窗,老人拨去杂物,指着挺柱下的垫物说:“这是木头的,是明制,清代是石头。”我弯下腰,用手摸摸乳白色的业已有裂纹的扁圆形木垫。

“你抬头看,桁条多粗!梁子上也有字。”

我一下惊呆:真好粗啊!这种梁子和桁条只有在大家庭高楼里才得见,可我眼前的是平房,不是楼房!用得着这么粗么?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木挺住,木垫子)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桁条和雕花梁子)

左边厢房里,木架子上放了五六只大匾,是农村用来养蚕的,这个我熟悉。我跨过杂乱的树干,柴堆,走进右边厢房。里面积满尘埃,木地板已经烂去一半,大橱柜等各种家具散乱堆放着,大多破败,一张硬木桌台上放着太夫人的照,一个黄色菱形的罐子立在桌上。

“这个是什么?”

“一个糖罐。”

“家里留下什么宝贝么?”

“值钱的东西都给人偷走了。剩下这些没人要的。”

 

像西仓村衰败一样,蔡家也是败落了,能走的都走出去了。什么时候老人有了钱,庭院和厢房整修一新,那会是多么惬意的一个地方:敞亮的庭院,进出方便的居室,灿烂的阳光、清明的小河、宁静的乡村……

西仓村 - 丙仁 - fire

 (西仓河一角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