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ire

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同归于寂,你来看此花,花一时明亮起来 王阳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墨戏兼答玉笛  

2017-03-27 10:08:4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不久前,同事推荐一篇文章,讲冷军的人物画。一个少女逼真如生,以致冷军的画展上,有观者说:这种照相后处理的东西是来欺骗人的。

我对冷军的画有点震惊,就像我第一次看乔尔乔内《沉睡的维纳斯》一样,只是后者的画面更显温暖一点。另一类画则不一样,比如梵高的向日葵,比如徐渭的墨牡丹,再比如朱枫的菊花,它们像是惹了我,引起我情绪上的波动,长久不去。这种惹人心动的画就是写意画,形象在似与不似之间,是中国画的一种传统。

论语曰:游于艺。游戏于艺术之中。游于艺则规则在焉,心在焉,人之血肉在焉,个性在焉。写意画就属于这么一种艺术。因此我们说,写意其实就是写人,字如其人,画如其人。写意的核心不是技巧,不是万物,是人。技巧当然要,万物则只是工具,就像字对于书法一样。

在科学上,“科学家发明这个而不是那个与其个性有关。”(大意,杨振宁语)在文学上,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(王国维),在写意中,一切形式的美都是画家的鲜血凝成,画面的美感是可感知的,作者的欢乐、向往、抑郁、孤独、抗争……甚至麻木、庸俗、粗野等自然流露在作品中。

贡布里希说:“There really is no such thing as Art. There are only artists. ”(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艺术。只有一个个艺术家。)所以我们看到热情像火焰一般燃烧的梵高,像冰一般冷冷的塞尚,像风一样不羁的徐渭,像孩子般天真的齐白石,像农人般朴实的李可染,以及豪迈的沙孟海,清雅的启功,灵动的朱枫。技巧在他们那里不见了,一切悉融为思想、情感。

墨戏即随兴而成的写意画,作者的兴致、情感和品格必然显现,了无隐藏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